站內搜索:
 
 
>> 所在位置:網站首頁 >> 城市商情 >>詳細內容  
福州為什么會被廈門蓋過?它舊得那么迷人 
   2019-10-25   秦朔朋友圈 

如果有哪一個城的舊,是令人陶醉沉浸的,中國城市中非福州莫屬。

在它那,民國時期的老房子是如此多,而且不怎么修葺,也不怎么改造,就這樣任其自然呈現老態和舊態,但內心豐盈的人會把這些破舊不堪的硬件條件,比如將破碎的墻面、裸露的磚頭、到處扎根的樹根們等等忽視掉,只添上天馬行空的自我感濃郁的新意。它藏起來一份愜意、柔情和出世,只待有人從深坊深巷中將它們挖掘出來。

中國的省城、縣城都差不多一樣,有時候市中心大街的路名都一樣,建筑長得差不多,街道上的連鎖品牌差不多,甚至吃的喝的都在同質化。但總有城市不一樣,藏在肌底里、歷史里、歲月里的那些東西,令人魂牽夢縈。只待我們在繁榮快速的發展中還保有一顆追憶的心,溫柔的心,以及靜觀的心。

某一座三層磚木結構的帶有典型維多利亞時期風格的英式建筑,建于民國時期,原主人是一個華僑,現在屬于福州市電力器件廠,里面卻有一家自帶濾鏡的咖啡店,外面沒有店招,也沒有指引,叫“西林小筑”(又自己注解為:開放式自由人工作室),偏僻的很,錯過了就會錯過,不刻意找是找不到的。

里面只有兩個店員,顧客們則在那一絲一縷的陽光中,尋找最好的光線,去想象撫摸、拍照、浪費時光。房子是那么破舊不堪,里面的陳設卻是那么隨意而美好。

這條“公園路”,附近真是古宅密集,包括新加坡華僑周學振的私宅“振廬”,建于1928年左右,也是福州最著名的別墅之一。

州,總讓人有另一番感想,就是不精致甚至不干凈,但自然隨性也是另一種美。這里生長著的“才華”和“資質”太茂盛了,因此不必斤斤計較,苦心經營。到處都是文化文藝資源,隨意任君采擷。沒有那么商業化,不用交換就能享受的文化,那才是歷史的饋贈。

福州的不同,就在這些舊居里。濃濃的氣質,卻沒有太多人在意,酒香真的不怕巷子深,不是不怕人不來,而是不在乎人是否來。在福建,廈門似乎把所有“文藝感”也虹吸走了,國人都跑到那里擠著、喧囂著,繼續創造著它更盛的名聲。廈門的房價已高至中國大陸/內地城市第四位,其中多多少少是因為“島上家家戶戶的那些鋼琴聲溢滿內心,充滿了別致的令人向往的生活”這些浪漫因素推動的。但其實,廈門的GDP遠不及福州,更比不上泉州,雖然人均的數據很不錯。

其實就是福州人自己,也只在意那“三坊七巷”,那個出過400個名人的38.35公頃的地方,簡單粗暴地說,100年里,每100平里就出過一個,“一片三坊七巷,半部中國近現代史”。林則徐一家在那都有留痕,他的大女婿劉齊銜,二女婿沈葆楨,住在同一個巷子。林覺民和冰心的故居在同一處。這里真是文化的富礦,有待開發、可持續經營的樣子,真是可愛至極。

葉圣陶那首詩,如今讀來還能感受到余味:一座花園,一條路,一叢花,一所房屋,一個車夫,都有詩意。尤其可愛的是晚陽淡淡的時候,禮拜堂里送出一聲鐘響,綠蔭下走過幾個張著花紙傘的女郎。

隨時可見的誰誰誰的故居,只留一個保安看守,文化的富礦就這樣滋潤著空氣、影響著氛圍,令人無距離可接近、可呼吸。這樣的感覺實在太好了。

我在想,這些年我們一直崇拜日本那種極度節約資源、對自己非常苛刻的自律的那種精致,但福州讓人感到另一種美好,那種自然粗放的美。作為最早的五口通商口岸之一,它有太多商業文明的痕跡。就這樣隨意擺放著。人說,花開堪折直須折;它說,不折謝了也無所謂,就是這么大氣!筆者總覺得,現在強調的美好生活都讓人太謹慎、拘謹、斤斤計較,太商業化,太中產化,太無趣了。

下杭隨處可見反映商業文明的古宅和遺跡,比如采峰別墅、福州市商會等等。福州是榕城,榕樹的威力就在于處處都能生根,無論是石頭還是墻體,沒有它不能深入的地方。所以,總能在墻壁里看到茂密的樹根。這種扎根性,總能隱喻出些什么。

采峰別墅,馬來西亞華僑楊鴻斌先生(1884-1974)于1920年建造,從動工興建到別墅落成僅用5個月時間,占地2000多平方米。宅院因建在彩氣山南麓,取“采五峰之靈氣”,故名采峰別墅。它是福州近代別墅建筑的優秀代表,也是福州目前保存最為完好的近代典型的中西合璧民居建筑。可以隨意進去探訪,里面只有一個保安靜靜坐著。房子只剩下外殼,里面的陳設全都沒有了,目前在展出攝影作品。

楊鴻斌的故事也很有意思。他出生在福州長汀境(今臺江區寧化街道),原來那里算是個貧民窟。他七八歲就開始在碼頭上賣光餅。有一次他賣完餅就跟著船走了,“漂”到了海外。他跟著船老大闖南洋,先從雜工做起,一路發展起來,趁著一戰后一些外籍船主回國,把船只交他托管,他開始跑起航運。日積月累發展著,后來,在馬來西亞濱城創立振興公司,經營進出口業務,還種植橡膠、椰林,終成為實業家。

福州這七八年間都在修繕舊建筑,如福州商務總會舊址、采峰別墅、陳文龍尚書廟、建郡會館、黃培松故居、羅氏綢布莊、生順茶棧、高氏文昌閣、曾氏祠堂、永德會館等等,有些沒有修繕的,保持著殘破的舊貌的,也很令人感慨,心生憐愛之花。

再次感慨,這文化的富礦,就這樣敞開著,任陌生人來探看,沒有那么商業化經營的氣象,是另一種自由。

就像楊鴻斌的別墅五個月就建成,如今保存依然最完好一樣。快不一定不好,不一定不牢固,不一定不能長存于歷史中,粗放的、大開大合的不計較的人生也是好的人生。不一定每一個地方都要好好保存起來,開發起來,經營起來,并且商業化起來,每一寸土地似乎都要有所產出。生活不只有一個價值觀,雖然故事總是要講得特別自洽。就像有句話說的:“世上真正的大問題都鴻蒙難解,過于清晰的回答也只是一種邏輯上的自我安慰。”

在上杭,有個碩大的足球場。黃金周期間也沒有多少游客,所以兩個孩子打籃球的聲音都很明顯。旁邊就是一個古巷里的青少年發展基地,突然覺得生活在這里,真美好,一點都不端著的古跡與現實情境完美交融,不做作,很脫俗。

中國的很多省會都是一城獨大;有的省是省會和另一城,并駕齊驅;只有少數省會會被蓋過光芒。福州似乎就是被蓋過光芒的一個,廈門和泉州的名氣都比它大。說起福建,人們總是言必稱廈門,福州這個城市被遠遠低估。

看經濟總量,其實它的GDP比廈門高不少(去年是它的1.64倍),僅次于泉州。

看歷史,古代的福州港,雖然沒有泉州港出名,卻也曾輝煌一時。到南北朝時期,福州因曾是閩越國行政中心,人口集中,開發較早,福州港漸漸成為福建最古老而又最大的對外交通港口。

其實,福州可以挖掘的東西特別多,沒有名氣太盛也好,總覺得是為了未來而保存實力,因為時代總是一輪一輪地淘金,時來運轉需要在某些地方暗自積累。

2018年全年,泉州實現生產總值8467億元,GDP首次突破8000億,名義增速為12.19%,同比去年增長了920億元,GDP總量位居福建省第一;
福州實現生產總值7856億元,名義增速為10.89%,同比去年增長了771億元,GDP總量位居福建省第二位;
廈門實現生產總值4791億元,名義增速為10.1%,同比去年增長了439億元,GDP總量位居全省第三位。
泉州GDP是廈門的1.76倍,福州GDP是廈門的1.64倍。
2019年上半年GDP數據顯示,福州有著3528.53億元的總量,增速12.72%,排名省內第二位,比副省級、計劃單列等各種光環于一身的廈門要高,然而跟前面的泉州還小有差距,數據顯示泉州上半年GDP為4007.84億元,增速12.32%。

福州很特殊,它是中國大陸/內地唯一一個沿海的省會城市(海岸線長一千多公里),它不僅有平潭島,寧德的海離它也只有一百多公里。有山有海,城市就有別樣的氣質。從鼓嶺上俯瞰全城,瞬間那平凡的景象就很脫俗。在山上有不少古跡,以前的人們比現在的人們更愛大山,所以總在大山深處耕耘,為現代人留下文化足跡。

人們編了很多的宗教、故事、文化,是為了保護古老的秩序。而秩序通常是為了保證穩定的社會產出。某種程度上,經年累月的持續付出和創造就是一種最好的秩序。

鼓嶺上有個大夢書屋,孩子們,在那圓形的書架和書桌上可以自由閱讀。興許也能留下一生的回憶和痕跡。那里掛著一副書畫,是非常簡陋的字體而非書法寫的沈從文的一句:我知道你會來,所以我等。

福州的支柱產業是紡織化纖、輕工食品、機械制造、冶金建材、石油化工、能源等,大體看是以制造業為主的,所以家底一般會很厚實。我突然覺得,舊的東西,其實不能輕易丟。十幾年來,我們一直在強調服務業的比例,現在全世界都覺得制造業重要。福州高新區的新能源、光電顯示、電子信息、軟件,新材料、生物制藥也在不斷發展中,與時俱進的“新”當然也不能缺。

最近的一項數據顯示,1-8月工業企業利潤增速,海南和福建位居全國第一二位,且是唯一的兩位數增長。第三位的浙江也與之相差甚遠,其他地方都是負增長。有點感慨,低調地埋頭苦干的精神,也許一直保留在那。

2019年上半年,福州GDP排在28名,在徐州和唐山之間。泉州與福州之間,還夾著常州、大連、合肥和徐州。而泉州(23)在西安(22)之后。這樣說,主要是為了讀者大致可以有一個直觀的印象和感覺。這些城,都屬于TOP30行列的。大環境里,福建屬于第九強省份(在廣東、江蘇、山東、浙江、河南、四川、湖北、湖南、河北之后)。

產業布局方面,福州正在充分發揮中心城區海西服務業、高新區、科技創新中心的作用,增強中心城市的集聚輻射力;積極發展閩江和烏龍江“兩江四岸”高端服務業和商貿物流產業集聚帶,借助區位優勢,推動服務業跨越發展。

福州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房價水平也很高了(大陸/內地城市第九名),但是吃的喝的豐富而平價。

中國大陸/內地城市房價均價前十名城市:
1、北京,帝都,64355元/平方米,30320億(GDP),140748元(人均GDP)
2、深圳,鵬城,62245元/平方米,24221億(GDP),185918元(人均GDP)
3、上海,魔都,53532元/平方米,32679億(GDP),135305元(人均GDP)
4、廈門,鷺島,45169元/平方米,4791億(GDP),119487元(人均GDP)
5、廣州,羊城,34470元/平方米,22859億(GDP),153373元(人均GDP)
6、三亞,崖州,33737元/平方米,566億(GDP),74104元(人均GDP)
7、南京,金陵,30858元/平方米,12820億GDP),151969元(人均GDP)
8、杭州,臨安,30778元/平方米,13509億GDP),137765元(人均GDP)
9、福州,榕城,26514元/平方米,7856億GDP),102569元(人均GDP)
10、天津,津門,26222元/平方米,18809億GDP),120817元(人均GDP)
資料來源:中國房地產協會中國房價行情。

這是一個讓人感覺舊得如此迷人、心生歡喜的地方。

 
>> 活動專題 更多 >>
第二屆金雞湖商業高峰論壇
以“存量時代下的中國商業發展之路”為主題的第二屆金雞湖商業高峰論壇”定于2018年11月30日在蘇州凱賓斯基大酒店舉行...
 · 2019全國中小城市商業創新發展論壇即將啟幕
 · 新物種爆炸·吳聲商業發布2019
 · 2019中國樓宇經濟全球合作大會邀請函
 · 第二屆全國中小城市商業創新發展論壇邀請函
 · 中國商業地產界赴美考察
 · 首屆全國中小城市商業創新發展論壇邀請函
 · 10.20-21|杭州:轉型戰:擁抱新零售論壇
 · 美國創新商業地產考察
 · 荷蘭與法國考察團圓滿成功
 
>> 項目招商 更多 >>
 
 
主辦:全聯房地產商會商業地產工作委員會 運營管理:中商聯盟(北京)房地產咨詢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:京ICP備13029072號 京公網安備:110107000221 
北京市海淀區羊坊店路18號光耀東方廣場N座908室  電話:010-63940686 傳真:010-63940687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捕鱼达人吃弹头能上分